三名农民创办色情俱乐部 招募女大学生陪游

2022-11-30

  中国宁波网讯(记者朱薇)“您想领略当代大学生的风采吗?您想感受重庆女孩的浪漫吗?”“阳光女孩、聊天旅游、公关应酬、休闲娱乐、翻译写作”……一些伴游公司将这些极富性的字眼赫然印制在各类宣传卡片上,“票串串”们将这些“香艳”卡片在重庆闹市区广为散发。

  当下,在重庆一些时尚刊物上,形形色色的伴游、陪游公司广告时有出现,其中不乏“大学生伴游”“提供大学生商务助理”等的广告字眼。

  9月9日上午,重庆首例因开办大学生俱乐部而被查办的案件在重庆市沙坪坝区法院宣判,伴游公司大量招募大学生从事服务的内幕渐渐被揭开,这起案件的操作者居然是重庆的三个农民,他们借招聘“商务助理”之名,诱使众多大学生堕入“地带”。

  2004年6月,一家未取得合法经营手续的“大学生商务俱乐部”在重庆知名的文化区沙坪坝区开门营业,这家俱乐部通过提供“商务助理”陪客户聊天旅游、公关应酬、休闲娱乐等,从中牟利。

  沙坪坝区是重庆高校云集之地,“大学生商务俱乐部”将招募黑手伸向年轻的在校大学生,多次在重庆一些时尚媒体上刊登“招聘聪慧、阳光、时尚的在校大学生和商务女性”等内容的广告,甚至还将招聘广告张贴到了大学校园内。在这个俱乐部的成员登记表上,在册的女大学生达70多人,不仅有名有姓,连各自的身份证号码也被记录在案。

  2004年12月2日下午高端旅游服务,某大学女生小蒋与另外两个会员在俱乐部的安排下,在沙区丽苑大酒店与客人见面,随后小蒋在与其中一个客人发生性关系时,被警方当场抓获。经警方查证,“大学生商务俱乐部”明里是向企业、个人提供商务助理、翻译服务,暗地里却诱导、介绍女大学生和社会女青年从事活动。

  俱乐部在接到客户打来电话后,便会根据客户需求安排人员“出单”——即与客户见面。客户接受俱乐部安排的人员后,“出单”人员即打电话报告俱乐部,俱乐部开始计时收费。

  从一些涉案的女大学生口中,记者得知所谓的“出单”分“荤”“素”两种,“素单”是陪吃饭、聊天等,价格在400元左右。“荤单”是指提供性服务,价格在800元以上。会员还可根据客人的具体要求谈价,除交给俱乐部300元-400元“管理费”外,其余归自己所有。

  “我第一次‘出单’,是由俱乐部帮着讲的价,完事后,客人给了我800元,我把500元交给了俱乐部,其中100元是作为新会员‘信誉金’交的。”一名女大学生低着头小声说道。

  据了解,这个俱乐部有严格的制度,比如会员分为专职和兼职,专职会员必须随叫随到。新会员要交500元信誉金。每次“出单”10分钟后,必须打电话回俱乐部说明情况等。小蒋称,如果有客人打电话要求“出单”,俱乐部就会电话通知她们,告诉见面地点和客人的电话、车牌等,大多数是客人亲自开车来接。

  许多女大学生还不约而同地提到,俱乐部常常暗示她们:“放开些”、“有些客人不注意安全措施,你们要说服他们……”!

  并排站在被告席上的杨福云、杨福海、杨福洪三兄弟都是从重庆的农业大县江津市走出来的农民,他们就是这家招揽了70多名大学生的“大学生商务俱乐部”的老板,自称“文化不高不懂经营”的他们却把这家俱乐部的生意经营得“有声有色”。

  在经营这家俱乐部时,杨氏三兄弟有着明确的分工。杨福云外号“毛哥”,出资创办俱乐部,他主要负责招募大学生和对外宣传广告;杨福海绰号“杨哥”,主要负责接听客户电话,安排所招聘人员“出单”、登记、计时、收款;“三哥”杨福洪负责后勤杂务,受杨福海的安排也做登记和带不识路的员工到约定地点的事情。

  在法庭上指证时,一位姓王的女大学生说:“刚到俱乐部工作的第三天,杨福洪就安排我‘出单’陪一公司老总过夜,被我拒绝。后来又有一次,在我拒绝客户的性要求回俱乐部后,杨福洪还找到我谈线日凌晨,因俱乐部涉嫌组织,“大学生商务俱乐部”被公安机关搜查,公安人员扣押了俱乐部的业务登记本一个,清楚地记有客户姓氏、联系电话、车号、安排与客户见面的员工等内容,其中有70多个记录后划“√”,表示客户接受俱乐部安排的人员。俱乐部还制定了《大学生俱乐部暂行管理规定》《俱乐部制度》《员工守则》《俱乐部简介》、培训资料等高端商务伴游。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9日上午,在庄严的国徽下,审判长柏欣宣读了此案的一审判决书:杨福云犯引诱、介绍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杨福海犯引诱、介绍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杨福洪犯引诱、介绍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

  中国宁波网讯(记者朱薇)“您想领略当代大学生的风采吗?您想感受重庆女孩的浪漫吗?”“阳光女孩、聊天旅游、公关应酬、休闲娱乐、翻译写作”……一些伴游公司将这些极富性的字眼赫然印制在各类宣传卡片上,“票串串”们将这些“香艳”卡片在重庆闹市区广为散发。

  当下,在重庆一些时尚刊物上,形形色色的伴游、陪游公司广告时有出现,其中不乏“大学生伴游”“提供大学生商务助理”等的广告字眼。

  9月9日上午,重庆首例因开办大学生俱乐部而被查办的案件在重庆市沙坪坝区法院宣判,伴游公司大量招募大学生从事服务的内幕渐渐被揭开,这起案件的操作者居然是重庆的三个农民,他们借招聘“商务助理”之名,诱使众多大学生堕入“地带”。

  2004年6月,一家未取得合法经营手续的“大学生商务俱乐部”在重庆知名的文化区沙坪坝区开门营业,这家俱乐部通过提供“商务助理”陪客户聊天旅游、公关应酬、休闲娱乐等,从中牟利。

  沙坪坝区是重庆高校云集之地,“大学生商务俱乐部”将招募黑手伸向年轻的在校大学生,多次在重庆一些时尚媒体上刊登“招聘聪慧、阳光、时尚的在校大学生和商务女性”等内容的广告,甚至还将招聘广告张贴到了大学校园内。在这个俱乐部的成员登记表上,在册的女大学生达70多人,不仅有名有姓,连各自的身份证号码也被记录在案。

  2004年12月2日下午,某大学女生小蒋与另外两个会员在俱乐部的安排下,在沙区丽苑大酒店与客人见面,随后小蒋在与其中一个客人发生性关系时,被警方当场抓获。经警方查证,“大学生商务俱乐部”明里是向企业、个人提供商务助理、翻译服务,暗地里却诱导、介绍女大学生和社会女青年从事活动。

  俱乐部在接到客户打来电话后,便会根据客户需求安排人员“出单”——即与客户见面。客户接受俱乐部安排的人员后,“出单”人员即打电话报告俱乐部,俱乐部开始计时收费。

  从一些涉案的女大学生口中,记者得知所谓的“出单”分“荤”“素”两种,“素单”是陪吃饭、聊天等,价格在400元左右。“荤单”是指提供性服务,价格在800元以上。会员还可根据客人的具体要求谈价,除交给俱乐部300元-400元“管理费”外,其余归自己所有高端旅游服务。

  “我第一次‘出单’,是由俱乐部帮着讲的价,完事后高端旅游服务,客人给了我800元,我把500元交给了俱乐部,其中100元是作为新会员‘信誉金’交的。”一名女大学生低着头小声说道。

  据了解,这个俱乐部有严格的制度,比如会员分为专职和兼职,专职会员必须随叫随到。新会员要交500元信誉金。每次“出单”10分钟后,必须打电话回俱乐部说明情况等。小蒋称,如果有客人打电话要求“出单”,俱乐部就会电话通知她们,告诉见面地点和客人的电话、车牌等,大多数是客人亲自开车来接。

  许多女大学生还不约而同地提到,俱乐部常常暗示她们:“放开些”、“有些客人不注意安全措施,你们要说服他们……”。

  并排站在被告席上的杨福云、杨福海、杨福洪三兄弟都是从重庆的农业大县江津市走出来的农民,他们就是这家招揽了70多名大学生的“大学生商务俱乐部”的老板,自称“文化不高不懂经营”的他们却把这家俱乐部的生意经营得“有声有色”。

  在经营这家俱乐部时,杨氏三兄弟有着明确的分工。杨福云外号“毛哥”,出资创办俱乐部,他主要负责招募大学生和对外宣传广告;杨福海绰号“杨哥”,主要负责接听客户电话,安排所招聘人员“出单”、登记、计时、收款;“三哥”杨福洪负责后勤杂务,受杨福海的安排也做登记和带不识路的员工到约定地点的事情。

  在法庭上指证时,一位姓王的女大学生说:“刚到俱乐部工作的第三天,杨福洪就安排我‘出单’陪一公司老总过夜,被我拒绝。后来又有一次,在我拒绝客户的性要求回俱乐部后高端旅游服务,杨福洪还找到我谈线日凌晨,因俱乐部涉嫌组织,“大学生商务俱乐部”被公安机关搜查,公安人员扣押了俱乐部的业务登记本一个,清楚地记有客户姓氏、联系电话、车号、安排与客户见面的员工等内容,其中有70多个记录后划“√”,表示客户接受俱乐部安排的人员。俱乐部还制定了《大学生俱乐部暂行管理规定》《俱乐部制度》《员工守则》《俱乐部简介》、培训资料等。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9日上午,在庄严的国徽下,审判长柏欣宣读了此案的一审判决书:杨福云犯引诱、介绍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杨福海犯引诱、介绍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杨福洪犯引诱、介绍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商务伴游,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高端旅游服务高端商务伴游

网站首页
联系我们